二次創作小説やBL小説が読める!投稿できる!二次小説投稿コミュニティ!

オリジナル小説 http://novelist.jp/ | 官能小説 http://r18.novelist.jp/
二次創作小説投稿サイト「2.novelist.jp」

【双花】跟终太太说好的双花车

INDEX|1ページ/4ページ|

次のページ
 
“大半夜让我来修水龙头,你就这点诚意?”隔壁寝室的孙哲平同学正黑着脸,看着穿好睡衣准备熄灯抱着兔子睡觉的张佳乐同学满脸无言。
老天爷可以证明,他五分钟前已经睡下,睡意正浓,想来今天晚上可以有一个好梦的,没想到刚入睡十分钟都不到,隔壁这个事儿逼就一通电话把他叫醒了。张佳乐口气焦急说出大事啦,大孙你快来快来,一副哭天喊地好像恐怖分子入侵校园的惨案,把孙哲平吓得睡意尽失。
出于无奈和良好的邻居关系,他慢悠悠地坐起来穿裤子,这个时间夜深人静,按理来说除了明天课堂布置的报告没写完、电脑死机再无可抢救外,孙哲平下意识问了下怎么了,让张佳乐五个字以内说明。
“水龙头坏了!”
水龙头坏了,真是言简意赅,顾名思义张佳乐很可能刷不了牙、洗不了手、不能洗头、不能洗澡,其实挨一晚上明天报修也没有什么大问题,毕竟都是糙汉子,一天不洗蛋蛋也不会有人鄙视你的。可张佳乐不同,张佳乐睡前没有把上述这几件事全做一遍,他是不可能爬到他神圣的床上,抱着他心爱的小兔兔,然后做个酣甜美梦的。
所以说这个问题点最大在于,他虽然是个汉子,但不糙。
孙哲平不耐烦地踢了踢他的房门,张佳乐即刻打开门让他进去,扳手递上了,几个简单的工具也准备了,孙哲平心道您这怕不是半夜打扰你睡觉太惭愧了,而是早有预谋吧!
“让让。”他黑着脸对堵在浴室门口的张佳乐努了努嘴。
张佳乐马上一个侧身闪出了浴室,留下了孙哲平和一个松动的水龙头在里头夜战。
说来奇怪,都说小公主才会大半夜让男人进屋修这个修那个,张佳乐他一个头脑思维正常的人,还是男人,半夜让他来修水龙头,而且他明明已经洗好澡都穿着睡衣了,这又是干嘛?难道他是某某国的小王子,他妈是什么璃莹殇·安洁莉娜·樱雪羽晗灵·血丽魑·魅·J·Q·安塔利亚……算了,修个水龙头而已,赶紧完事睡觉吧。
孙哲平拿起工具,花了半分钟检查,然后又花了半分钟把松掉的螺丝扭紧,工程耗时一分钟,总共挪动了三十步,奖励是张佳乐同学崇拜的表情和隔空么么哒一个。
“大孙你好厉害!”张佳乐非常表面兄弟地棒读。
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孙哲平皱眉瞪着他的兔耳晚安帽,那两个柔软的长耳朵垂在张佳乐脑袋后,看起来略萌,可是一个男的戴这东西睡觉蠢爆了,偏偏张佳乐红色的長发也同样柔顺,而且还香喷喷的,和他的小兔子一样粉红。
“睡觉啊,”张佳乐一副完成了“水龙头修理1/1”的欠揍表情,准备躺下来拉被子,但是一双眼睛始终黏在孙哲平脸上,“对了,你出去顺便替我关个灯呗。”
“你说啥?”孙哲平瞪大眼睛。
张佳乐一句话,他睡觉被打断、臭得像跌进水沟里的脸色就更黑了。
孙哲平不甘心被人呼来唤去,便精神奕奕地环视房间一圈,他发现张佳乐的房间呈现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——他从床单到被子都是粉色的,但是书桌却非常刚,上头摆着还没组装完的主机板,和乱七八糟的工具,俨然是一个修理机器的个中好手。
这样的人会拧不紧水龙头?孙哲平感觉匪夷所思。
张佳乐看见他的视线后想起什么似的脸色一沉:“对了,你看过我房间的事,不准说出去啊,不然和你没完。”
哟,威胁我啊?孙哲平绷紧的唇线稍稍微松开了些,像是在笑。这人大半夜叫人来修水龙头,修完就翻脸不认人,看来他果然是张·爱德华·百花缭乱·佳乐·J·L·良辰傲天,王子病病入膏肓。
“我为什么要听你的?”
“因……因为你已经过来了,好人做到底,我今天所有的愿望你都会帮我完成!”
“……”
我靠,这人哪来的脸?孙哲平简直无言以对。
是说这景象好像太吊诡,张佳乐是不是妄想症发作,怎么好意思把脸抬得这么高用鼻孔看他?孙哲平想了半天没想透,只好问:“张乐乐同学,问你个问题。”
“问。”
“要是有姑娘大半夜让你去修电脑,你去不去?”
“啊?”张佳乐愣了一下,居然很认真就此问题锁眉沉思,“我觉得,长得可爱的话,说不定……”
“哦,那好,既然你都这么说了。”孙哲平突然点了点头,心中仅存的最后一点良心彻底蒸发,直接把张佳乐从床上拽下来,“所以说,不算我的错。”
“哎哎哎!你做什么啊你!”张佳乐跌了个狗吃屎,差点一头栽到地上,孙哲平拽他的劲儿可真大,他把张佳乐拎起来,故意举起自己壮硕的二头肌挤了挤。
“顺便告诉你一件事吧。”
“什、什么?”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小霸王瑟瑟发抖。
孙哲平觉得他有趣极了。
“我正好也觉得你很可爱。”他嘴角挑起一道冷酷的弧度,捏着张佳乐的脸在嘴上啾了啾,然后直接对他宣告了酷刑——“不要点报酬太说不过去了,是吧?”

是这样的,张佳乐假借各种理由看孙哲平也不是头一回了,刚搬来第一天,孙哲平这个豪迈的京城男儿就呼朋引伴请他吃了一顿。两个人姑且算是同学,住在学校附近一间学生宿舍,张佳乐读的是计算机,学院和他差了十分钟路程,由于这个学期抽签不慎落选,出于无奈只好开始在学校附近物色住处。
张佳乐和他平时各有各的生活圈,按理来说交集并不广泛,但到底是隔着一堵木门的邻居,相互关照也是应该的,只不过最近孙哲平每天能看到张佳乐的机会越来越多了。 
最开始的时候张佳乐每天早上拉着他去图书馆,孙哲平上个学期差点挂科,原因是他每晚都打撸到深夜,隔天自然起不来,起不来就缺席,次数一多便成了教授眼里的黑名单,哪怕成绩过得去也挽救不回来。
对比他这样有一群狐朋狗友,大学头一年就过得精彩丰富的日子,张佳乐倒不一样。这个从南方来的小伙子勤奋好学,对什么事都维持着100%的热诚及好奇,包括“敦亲睦邻”这事儿上。
“这么晚了,一个破水龙头也好意思叫我,你什么意思?没人告诉你明天找个师傅来更快吗?”孙哲平把张佳乐拖下床之后,居然发现他没有穿裤子。
要说裸睡,哪个男人一辈子没裸睡过,但张佳乐太不对劲了,试问,有哪个男人下身只穿条内裤,上身宽松的衬衣却穿得好好的吗?
——这哪里是准备睡觉,分明是一大清早小女朋友穿着男友的衣服在诱惑人!
“我……我明早就要用水!”张佳乐转着眼珠子急道,“我早上拉屎要洗手啊!”
“一次不洗又不会死,打手枪拿纸巾擦一擦也够了。”孙哲平反驳回去,还不停打量他,炽热的目光在修长白皙的腿上溜了两圈。
张佳乐拉了拉衬衣下摆,耳朵微微泛红,“喂你、你看个屁啊……”
“好看啊,不行吗?”
张佳乐被他越靠越近的气息逼得退到了墙角。孙哲平一巴掌拍在他背后的墙上,凌厉的双眼扫过那张瓜子脸。张佳乐先是屏息凝视了会儿,后来憋了半天的气脸都涨红了,却发现还是不行。
卧槽,孙哲平长得真好看!
张佳乐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,都快从嗓子眼蹦出来了。
作为一个隐匿在正常社会中的gay,张佳乐每天过着伪装直男的生活已经好几年,从高二发现自己居然对同桌有感觉以来,就无时无刻尽量保持自己和帅哥的距离,可是像孙哲平这么直、这么硬汉、这么让他一见钟情的,这倒还是头一次。
啊啊啊,每天没有见上他一面,怎么能睡得着觉啊!
孙哲平眯着眼,似乎是在凭直觉判断他到底有没有说谎,“老实说,你是不是暗恋我很久了?”
“啊!?”张佳乐浑身一颤蹦起来,直接往孙哲平鼻子上撞,“靠靠靠!你石头做的啊!”
“我操,你突击我?”孙哲平被撞了一下倒退两步,又有点不爽地把他推回去,“老实点,别搞花样。”
“我没有啊,你这人怎么不讲理呢。”张佳乐嘟囔。
他小心翼翼抬起眼瞅了瞅孙哲平,艾玛,他脸色不是一般的臭,可是这臭中居然带着一丝玩味,张佳乐两只脚的大拇指不安地扭了扭,像个被老师罚站在走廊的小学生,满脸都是惶恐不安。